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新闻 >> 媒体关注
乐清日报:从“陈家小公主”到“师德楷模” 追记陈莹丽的人生轨迹
温州市教育局办公室  2017-07-25  浏览:771次   字体:   打印本页

7月,骄阳如火,乐清这座城市,因一位90后女教师而热潮涌动。

陈莹丽因肝癌离世,临近生命终点仍坚守在“三尺讲台”,换来无数人对她的尊敬和缅怀。“最美温州人”“师德楷模”“最美教师”成为她给世人的最后记忆。

但人们也许不知道,陈莹丽在家人眼中,还是“可爱的小公主”;在老师眼中,是“难缠的学生”;在同学眼中,是“热爱生活的小女孩”。

是什么让她在生命终点前做出坚守岗位的选择?我们试图在她人生的各个阶段,去寻找答案。

“从小学起就想当老师”

“是个很难缠的学生”

“她那时候太拼命”

“有学生叫她‘小陈姐’”

“希望我还能当班主任”

陈莹丽的家位于城南街道支岙村,父亲陈玉臣曾经办过厂,如今退休回村,今年4月份被选为村里的报账员。

在外人眼中,陈玉臣的“倔强”是出了名的。“认定目标,九头牛都拉不回来。”陈玉臣形容自己,“孩子中,阿丽(陈莹丽的小名)也最像我,遗传了我的倔强。”

如今,陈玉臣回到家中,恍惚间,“阿丽会跑到面前,挽着我的手叫老爸,就跟朋友一样。”因为人生态度相似,这对父女几乎无话不谈。

在家里,陈莹丽还是个爱撒娇的小公主。“她一直是没有长大的小孩子,工作时才有大人的模样。”姐姐陈茴茴说,妹妹从小就很可爱,是家里最受欢迎的孩子。

陈玉臣还记得,女儿从小学一年级起,就立志成为一名教师。当时,陈莹丽就读支岙小学,在班级里担任班长。“班主任很信任她,将教鞭交给她,让她协助管理班级。”陈玉臣说,拿着教鞭的女儿很是兴奋。

当上班长的陈莹丽,表现就和其他孩子不一样。“凡是老师布置的任务,她都给自己压力必须完成。”陈玉臣说,或许这根代表教师责任感的教鞭,在她心中打下了深刻的烙印。

陈莹丽还喜欢看书。在小学五年级时,陈茴茴曾陪着她去书店购买《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是妹妹第一次去书店,书是学校推荐的。她看了,还写进日记里。” 陈茴茴说。

2006年9月,陈莹丽考入乐清市第二中学,是重点班的学生。政治老师项建飞对这个女孩有个独特的评价:“讲台下的她,眼睛会发亮,会用眼神和老师交流。”

在高中,对政治课程感兴趣的学生并不多,而陈莹丽却是其中之一。在高二文理分班时,陈莹丽表现得出人意料。“陈莹丽的理科成绩也很优秀,按照重点班学生偏爱理科的惯例,我一直认为她会选择理科重点班。”项建飞说,令他意外的是,陈莹丽没有听从别人的劝说,毅然选择文科。

整个高中阶段,陈莹丽学习刻苦,她的成绩在年级里属中上水平。“她是个很难缠的学生,对学习精益求精。”项建飞说,陈莹丽总是抓住一切机会向他请教。比如在考试后,有些学生只会请教自己错的考题,可她连做对的考题也要问得一清二楚。“一节课上完口干舌燥,一进办公室发现她又来了。”项建飞说。

“她性格很直爽,大大咧咧。”当时的班长小吴说,陈莹丽还是班级里的短跑健将,获得过很多荣誉。

在填报大学志愿期间,陈莹丽专门找到项建飞咨询,想填报政治师范类专业。“由于这个专业就业面狭窄,我曾让她好好考虑。”项建飞说,陈莹丽还是坚持自己的选择。她对当政治老师的执着,超出了大家的想象。

陈莹丽进入杭州师范大学就读思想政治教育专业时,教授龚上华是她的班主任。“她高高瘦瘦,脸上有两个酒窝,很活泼很热情。” 龚上华回忆。

由于形象高挑,陈莹丽还是学院里社团联合会礼仪队队长和艺术团宣传部长。她还曾参加该校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读书会比赛,表现得十分出色。

陈莹丽在辅导员毛卓尔眼中是“乐观的、坚忍的、灵性的、青春的,自信中带着一分桀骜,相处时每每给人温情。”

“其实她就是一名普通的大学生,热爱生活,爱美食,爱看看这个世界。”大学同学小虞说,陈莹丽还是歌手林宥嘉的“真爱粉”。“追星很拼命,愿意为了偶像追各种演唱会。”

2012年,龚上华曾了解每位学生的就业意向,比如考研、考公务员、当老师等。“陈莹丽对从事教师职业很执着,很看重。”龚上华依稀记得。

“后来很多同学考上教师编制,但她比较晚才考上。”同学小虞称,陈莹丽有些着急,为了考教师编制吃了不少苦。“我们都感觉到,她那时候太拼命,对身体伤害很大。”

大学毕业后,陈莹丽一边在民办学校上课,一边准备教师公开招聘考试。2013年9月,她进入乐成公立寄宿学校,负责初一阶段的社政课。

“别看她年纪轻,课堂纪律把握得很好,气氛也活跃,孩子们都喜欢上她的课。” 搭班的英语老师董老师说,“还有学生大胆地叫她‘小陈姐’”。

有天中午,董老师经过陈老师办公室,看见几个调皮的男孩子正在里面背书。陈莹丽一边讲解要点,一边监督他们背诵。董老师问:“你上了一上午的课,还要盯着他们背书,累不累呀?”她说:“这几个孩子不肯背,我要盯着他们。”

学生小刘是陈莹丽教师生涯的第一批学生。“她的声音很好听,也教得很有意思。”小刘说,同学们都很喜欢这位陈老师。初二时,陈老师不再教他们,他们一度很不习惯。

由于年龄相仿、同年进校、教同门学科,陈莹丽和小朱、小林一起备课、一起吃饭,成了无话不谈的“三剑客”。

当年10月份,陈莹丽和小朱、小林一起参加了学校的全员赛课活动。她们的公开课内容是《水上都市威尼斯》,为了上好这堂课,她们每天晚上都聚在值班室备课,对每个环节都仔细琢磨、互相检查。“莹丽的课件简洁明了,还会帮我们想怎么提问、怎么整理。”小朱说,陈莹丽对这份职业充满执着和热情,创意也特别多。她还给自己出的试卷取名“麻辣老师的麻辣试卷”。

一年后,莹丽转去了乐清市总工会职业技术学校教书,她面试通过后才将消息告诉小朱。“她说想多尝试一下不同的学校,提升自己。对于工作计划,她很有自己的想法,一般告诉我们的,都是已经决定了的事情。”

2016年,陈莹丽考入镇安学校。那年8月份的一天,镇安学校的校长接到一通电话。“校长您好,我是陈莹丽,今年考到镇安学校,明早到校向您报到。”校长回忆,小姑娘很有礼貌,声音听起来很热情。可让他没想到的是,陈莹丽刚刚在学校崭露头角,就遭遇病魔。

请假去上海看病的那段时间,陈莹丽心里还牵挂着教学。翻开她和同事的聊天记录,都跟教学有关。

从上海治疗回来后不久,陈莹丽又回到学校,她放不下毕业班的学生。谢老师还记得,上课前,陈莹丽弯着腰,捂着肚子,一步一步朝着教室慢慢挪动。谁也不知道,从办公室到课堂仅数十米,她走得有多么痛苦。

按照乐清市人民医院消化内镜科主任医师徐焕海的说法,在肝癌晚期,病人往往承受着难以想象的痛苦,只能靠大量的止疼药缓解。“可能她内心有着巨大的精神支撑,才能坚持下去。”徐焕海说。

上完最后一堂课后,陈莹丽倒下了,再也没有起来过。陈茴茴说:“学生就是她坚持的精神支柱,支柱没了,她也松懈下来了。”

在生命临近终点时,陈莹丽还在病床上打电话跟校长说:“希望我还能当班主任。”

微博中,陈莹丽转发大量祈愿的内容,她将身体健康排在第一位。“她很珍惜自己的这份职业。”“她的内心,非常渴望继续教下去。”说出这些话,陈莹丽的好友已不忍回忆。

在陈莹丽的办公桌上,关爱留守儿童具体计划和班主任工作总结等工作笔记依然整整齐齐。上面还有她认真写下的“借鉴优秀班主任经验”“培养班干部”“学生思想工作”等内容。

在她的寝室,一本翻阅得卷边的杂志《温州教师教育》躺在她的床边,一切还都是生前的样子。谁也想不到,她再也回不到这里,继续她多彩而又充实的教师生活。(2017年7月24日 来源:乐清日报全媒体 记者 程遥 蔡甜甜)



温州教育门户网站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 关于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主页
版权所有:温州市教育局 技术支持:温州教育服务有限公司 浙ICP备05087129
建议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 1024*768 分辨率浏览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