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教育新闻 >> 媒体关注
浙江教育报:翻转课堂“中国”5年,听创始人乔纳森怎么说
温州市教育局办公室  2016-04-29  浏览:1958次   字体:   打印本页

课堂上,每位学生至少需要向我提一个问题。这是检验他们是否深度思考的最好方法。

“混学校”的学生只是为了取得好成绩。翻转课堂一度让他们沮丧,但他们很快成为了真正的学习者。

没有视频,没有高科技,同样可以做翻转课堂。

……

翻转课堂“中国”5年,听创始人乔纳森怎么说

乔纳森正在展示传统教室和翻转教室的不同点。

4月22日,温州市智慧教室应用研讨会在温州市第二中学召开。虽然实到人数远远超出报名人数,但临时分会场依然抢在会议开始前“秒搭”完毕。“2013年,温州市启动了以智慧教室、云教研等为主要内容的智慧教育,如今我们已有智慧教室300多个。”坐在由智慧教室临时“变身”的分会场,一名海岛教师认真地听着大屏幕上温州市教育局党委委员王剑波的介绍。“两年内,温州将建800个智慧教室,为的是让乡村海岛与城市同步发展教育!”听到这,他有些兴奋了。

和他同样兴奋的还有温州二中的教师们。除了对智慧教育的期待,当日他们都因为一个人的到来而兴奋不已。2013年,温州二中在迎来智慧教室的同时,开始了翻转课堂的尝试。“经过两年多的实践,我们的翻转课堂有了不少成果,也依然有不少困惑。”在上台致欢迎词时,温州二中校长杨晓燕同样掩饰不住对到场的翻转课堂创始人之一、美国科罗拉多州林地高中化学教师乔纳森·伯格曼那份格外的热情。

不教知识的课堂

迎接乔纳森的是一节科学翻转课。

课堂从小组活动开始。温州二中八(6)班的学生们边做实验边围绕“哪些现象说明可燃物燃烧需要助燃剂?”等问题进行小组讨论,计时5分钟。

“教室”一侧带有平板电脑功能的“大白板”上则显示着实验需注意的安全事项以及通常情况下各种物质着火点的表格。

师生充分讨论后。教师林宏达发出“指令”:“如何让水中的白磷燃烧?请选择图中中的实验器材,画出你的设计方案。”所有学生都从抽屉中拿出一台平板电脑,开始画设计图。“大白板”上,“未开始”“设计中”“已完成”项目下的数字不断地变化着。

当看到“已完成”的数值达到100%时,林宏达开始在“大白板”上寻找不同的设计方案,“李小丫,你来说说自己的想法”。“你觉得这个方案不能燃烧?那我们用实验来检验一下。”

然后是课前检测反馈。林宏达将一两道学生错误率比较高的题目进行了重点讲解。5分钟的课堂练习后,每位学生的答题情况都在“大白板”上显示了出来。“有些错题,我会让学生们在小组内互相帮助着解决。”最后几分钟,林宏达给学生们展示正反不同朝向的火柴梗燃烧的不同程度,“这是道思维挑战题,大家回家后可以反复观看火柴梗燃烧的微视频,并把你的解释写在平台上”。

互相提问的采访

“翻转课堂进入中国5年,今天我看到了一节很棒的翻转课。教师让学生们去设计实验,已经达到了创造性思维的培养阶段,学生们设计的也非常棒。”点评完,乔纳森问台上的学生代表,“你们觉得传统课堂和翻转课堂有什么不同?”

“课前我们通过看教学视频已经把基本知识学习了一遍,课堂上,老师帮我们解释难的问题,这样理解更深刻。”

“在这样的课堂上,同学之间的差异没那么大。”

……

乔纳森接着问:“你们觉得老师们做教学视频困难吗?”“只要他们不那么笨,愿意学习,又有手机,应该就能做到吧!”一名学生的回答让现场的所有教师笑了起来。

“不用视频,可以做翻转课堂吗?”乔纳森开始自问自答,“并不是没有技术就不能做翻转课题,条件不太好的农村学校仍然可以实现翻转课堂。只要用纸和笔就可以做到,孩子们课前稍加预习,并用作业检测,有问题再在课堂上向老师求助。翻转课堂的重点不是视频,而是课堂活动,是更深层次的讨论和个性化的学习。”

而后在接受本报记者的采访时,乔纳森承认,之所以说到技术,是因为他在有些国家和地区发现了“唯技术”现象,“有人认为用了很多先进技术就是翻转课堂,这是一个误区”。“翻转课堂的魔力在于课堂活动,技术只是辅助手段。”乔纳森强调。

“课前学生的自主学习如何有效,课堂活动如何高效?”实践了翻转课堂两年后,温州二中一名科学教师说着自己的困惑,“从技术上和学校制度上,应如何跟上?”

“翻转课堂的魔力就在于它是有目的的、富有意义的课堂活动。如果一所学校致力于做翻转课堂,可以发挥团队的力量。”乔纳森认为,在共同讨论的基础上,可以让擅长做视频的教师做视频,擅长做课前作业设计的教师做作业设计,擅长做课堂活动设计的教师做活动设计……“管理者要给教师一定的时间去完成这些工作,甚至可以计入工作考核。”

“课堂上,每位学生至少需要向我提一个问题。这是检验他们作业学习时是否深度思考的最好方法。”乔纳森告诉记者,中国教师常常会为班额大无法更好地关注个体而苦恼,“只要每位学生问一个问题,你可以用不止一节课去和学生们探讨这些问题,共同探究未知的世界。”

“翻转课堂的美妙之处就在于此。以学生为主导的课堂,批判性思维和创意性思维会在课堂活动的互动中自发形成。”乔纳森认为。

关于时间的讲座

“课堂,是我们和学生面对面的宝贵时间,该怎么利用?”在只属于乔纳森个人讲座的时间里,他首先向台下的听众抛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不需要回答,乔纳森接着放了一个两分钟的教学视频,那是一名教师在教授折纸青蛙。现场的每位听众都被要求跟着视频学折纸青蛙。“请不要用上你的大拇指,因为你代表反应较慢或身体有缺陷的学生。”

记者扫视了一下现场,视线所到之处,折纸者几乎都忍不住用上了自己的大拇指,却依然跟不上教学视频的节奏。等视频播放完毕,折纸者手中几乎都是形状不一的半成品。

“你想要控制视频的速度,想要按暂停键,感觉很沮丧,对吗?”2006年,乔纳森和同事亚伦·萨姆斯开始将课堂讲稿预先录制下来,给自己班级的学生作为“家庭作业”去观看。“理解能力强的孩子可以只看一遍,但有需要的孩子可以使用暂停键、回放键。学生也可选择通过教科书或者网络搜索提前学习。”乔纳森回忆起他们当时这样做的初衷,“我们可以用整堂课的时间来帮助学生厘清他们不懂的内容。”

“传统课堂中,我们总在上新课。按布鲁姆的教育目标分类,这些只需理解和记忆的知识完全可以由学生自己来完成。”布鲁姆的教育目标分类金字塔的塔底是记忆和理解,往上是应用和分析,顶尖是评定和创新。“我们总是不自觉地把困难的任务——应用和分析,甚至评定和创新都让孩子们带回家‘自行解决’。”乔纳森说,“可他们这时候却最需要老师、需要指导。特别是农村的学生,家里没人可以帮他们。”

“课堂上,我们会把对同样课程内容有疑惑的学生组成临时学习小组,鼓励学生交流、合作和探究,共同解决问题。”

“课堂上,我们有可能让学生重新观看一段教学视频,有可能指导学生查阅教科书,浏览可供参考的网站,或者直接坐下来一起探讨他们还不甚明了的地方。”

“可以肯定地说,这样的学习对于提高成绩很有帮助。”乔纳森自信的基础是自己班级10年的探索和全球各地的实践成果。“翻转课堂收获的不仅仅是分数,那些为了分数来‘混学校’的学生会感到沮丧,因为翻转课堂需要他掌握真正的学习能力,成为一名真正会思考和创新的学习者。”

“翻转课堂其实是孔子的理论。我认为孔子就是在和弟子讨论,教弟子去思考、反思,翻转课堂回到了这样古老的方法上。”

……

“他真了解中国。”讲台下,一名教师悄悄地说。(2016-04-29 来源:浙江教育报 作者:黄莉萍)

媒体链接浙江教育报

链接:

乔纳森·伯格曼

2002年,他获数学和科学卓越教学总统奖(美国该领域的最高奖),曾是一位非常享受成为课堂焦点的教师。2006年,他和同事亚伦·萨姆斯开始尝试翻转教学。这位执教25年的高中教师,放下众星拱月的光环,致力于让学生成为课堂中心,鼓励学生对自己的学习负责。

他是翻转学习运动的创始人之一,也是翻转学习网络(Flipped Learning Network)创立委员与核心人物。这是由翻转教育工作者经营的一个非营利性组织,提供有关翻转学习的研究与资源。如今,翻转课堂在美国已不再新鲜,几乎每所学校都可以看到有教师在使用翻转课堂。而全球,翻转课堂的传播如火如荼。

乔纳森眼中翻转课堂的12大错误:

1.影片时间太长。应制作微视频而不是大视频,最长不超过1~1.5分钟乘以年级。

2.添加而非更换。

3.学生不看视频,教师重述视频内容。

4.翻转内容很难取得。

5.教师在课堂上不够活跃。

6.过早放弃。

7.未针对理解不足的学生制定计划。

8.没在视频中建立互动。

9.使用其他老师的视频。

10.没教学生如何看教学视频。

11、没有让主要关系人参与(学校管理人员、老师、家长等)。

12、课堂时间没有意义,没有目的,没有趣味。



温州教育门户网站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 关于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主页
版权所有:温州市教育局 技术支持:温州教育服务有限公司 浙ICP备05087129
建议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9.0以上 1024*768 分辨率浏览本站